江蘇潤旭動物藥業有限公司
新聞動態

藍耳病疫苗到底要不要做?

發表時間:2018-05-16 08:41

藍耳病是迄今為止爭議最大的豬病,學術界至今沒有定論。

關于藍耳,目前大家比較認可的,凈化的技術路線是:封群,停止引種,然后用弱毒苗或者保育豬藍耳病陽性血清全群接種感染,全場投藥控制繼發感染,閉群200天左右,檢測淘汰陽性豬,然后就有可能變成藍耳病陰性場。

而關于藍耳病疫苗免疫的問題,則是截然相反的兩種觀點。一般來自飼料廠的專家都持謹慎的態度。他們的建議大部分是,如果豬場很穩定,盡量不要做。而來自疫苗廠家技術人員的建議則很堅定:做!一定要做!滅活不行換弱毒,經典不行換高藍,高藍不行我們還有自然弱毒株~天津株。




查閱資料可知,病毒感染都是從黏附于細胞表面開始的。黏附是通過病毒表面蛋白與靶細胞上特異性受體和配體分子的相互作用來完成的。針對病毒表面蛋白的特異性抗體常常可以阻抑這一步驟,將病毒“中和”,使其失去感染細胞的能力。然而,在有些情況下,抗體在病毒感染過程中卻發揮相反的作用:它們協助病毒進入靶細胞,提高感染率,這一現象就是抗體依賴性增強作用(ADE)。

例如,在肺泡巨噬細胞培養物中加入一定效價的PRRSV抗體可使PRRSV病毒產量提高10~100倍。另外,在體內也發現了ADE效應:在病毒中加入PRRSV抗體后接種妊娠中期母豬,可使病毒在胎兒中的復制大為增強,顯著高于單獨接種病毒組。研究還發現,由于ADE的存在,同一種PRRSV毒株攻毒后,具有低水平中和抗體的豬要比沒有抗體的豬的病毒血癥持續時間更長且更嚴重。

同樣存在ADE的病毒還有登革熱病毒,艾滋病病毒等。從艾滋病被發現到如今,30年過去了,人們依然沒有研制出有效的艾滋病疫苗,這其中ADE是一個很大的障礙。

無論是藍耳病弱毒苗,還是滅活苗,都會誘導機體產生抗體,假如豬體內本身攜帶野毒的話,這些雜抗體都會促進藍耳病野毒的激發。講兩個我親身經歷的案例。



案例一:

2009年,濱州鄒平某小型豬場,基礎母豬存欄量200頭左右。這個場做的藍耳苗是政府免費發的高致病性藍耳病滅活苗,執行的免疫程序是母豬一年四遍普免,4毫升/頭。仔豬14天2毫升/頭。

仔豬21天斷奶,斷奶當天注射2頭份豬瘟疫苗,然后直接轉入保育。仔豬在產房很安穩,基本不發病。但轉入保育大約一周后,就開始爆發藍耳病。每個批次都是如此。癥見炸毛,采食量大減,扎堆,四肢腫腿,有些病例張口呼吸,氣喘,耳朵后軀變藍變紫,便秘或拉黃水,解剖可見心包炎,間質性肺炎,腹膜炎,整個胸腔、腹腔黏連,腹腔胸腔有黃色膠凍樣液體,纖維蛋白滲出物。送病料實驗室檢測,檢測結果是藍耳+副豬混合感染。

盡管教槽料中全程添加愛樂新(酒石酸乙酰異戊酰基泰樂菌素)、阿莫西林,以及進口脫霉劑,依然不能阻止發病。愛樂新+強力+氟苯尼考組合,愛樂新+磺胺氯噠嗪鈉+氟苯尼考組合也無效。用阿莫西林,魚腥草,板藍根,頭孢噻呋鈉等藥物治療有效,但保育死亡率仍然達到30%~40%。并且治愈后很容易反復。

后來,聽從省農科院某專家的建議,把14天的藍耳病疫苗撤掉試一下。結果不做藍耳苗的這個批次,產房轉保育后突然就變得安穩了。保育階段的死亡率一下子降到了5%以內。

當時大家都很詫異,但是都不知道是何原因。



案例二:

2010年夏天,濟南某小型規模化豬場,基礎母豬存欄量260頭。這個場執行的藍耳病免疫程序是藍耳弱毒苗(CH-1R株)母豬一年三次普免,兩頭份/次,仔豬14天肌注一頭份。

這個場產房哺乳仔豬大約21天左右就開始有典型的副豬病例,發病率大約20%。28天斷奶以后發病率能達到驚人的50%。整個產房加保育階段的死亡率在30%左右。支原凈+金霉素+阿莫西林組合,支原凈+強力霉素+磺胺氯噠嗪鈉組合,紐弗羅+強力霉素組合,輪番添加,亦不能控制高死亡率。怎么辦?所有的人都束手無策。后來北京某飼料廠家的售后服務人員提了個建議:藍耳病疫苗停了試試。

老板一開始極力反對:那怎么行呢?不做疫苗豈不是死的更厲害嗎?但后來一看死亡率居高不下,也沒轍了,遂同意做實驗。

從產仔開始,小豬14天不再做藍耳弱毒苗。14天改成0.5毫升長效頭孢噻呋鈉注射液做保健。半個月后,大家驚喜的發現,產房的哺乳仔豬斷奶后竟然沒有大面積爆發藍耳副豬!跟蹤到保育階段,也沒有大爆發。統計產房加保育階段的死亡率,只有7%左右。

從產仔以后,就不再做藍耳弱毒苗了,母豬藍耳苗也停了。仔豬變得越來越好養。大約半年以后,豬場生產成績到達了歷史最好水平。




通過這兩個案例分析,以及走訪的很多豬場的情況,告訴我們一個真理:藍耳苗,不能濫用。

這兩個案例同時也提示我們,用泰萬菌素,替米考星等抗生素凈化控制藍耳病可能不太現實。

病毒搭臺,細菌唱戲。無數的攻毒實驗表明,單純性的藍耳病病毒感染并不能夠造成高死亡率。引起高死亡率的主要原因是由于繼發了細菌性的感染或者并發了其他病毒病而引起的。當然也與霉菌毒素等因素的參與有關。既然引起死亡主要的原因不是藍耳病病毒,那么控制藍耳病的思路,就變得明朗起來。

我們可以采取曲線救國的策略。比如,做好生物安全措施,加強消毒,做好基礎性疫苗的免疫,如豬瘟,偽狂犬,口蹄疫,圓環,支原體等等,然后仔豬做好三針保健,正確使用好抗生素,控制好豬場的細菌病等。

最最緊要的是,千萬不要再濫用任何形式的藍耳病疫苗了,無論是滅活苗、弱毒苗還是自家苗。然后,然后就盡人事,聽天命吧。也許在今后很長的一段時間內,我們都要接受與藍共舞的現實。雖然豬場存在藍耳病病毒,但生產成績穩定,大家都相安無事。

大道從簡。藍耳病的控制其實就是簡單的一句話:藍耳就是蜂子窩,你不捅,它不蟄。

轉摘于Toddingy


分享到: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地址:江蘇省連云港市海州區新浦工業園恒科路10號